长山里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52章 遇故人,嫁帝师,长山里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夜已深,月影遍地叶婆娑。

今夜宫宴上两边席间皆有事发生,两人还未通过气,准备在送余晚之回府的途中说,省的耽误时间。

澹风估计今夜公子也不想瞧见自个儿,另外安排了车夫,马车也换了一辆,比先前那辆还要大些。

余晚之出门瞧见那马车换过,脚步就是一顿。

沈让尘心里也是咯噔一声,余光瞟了下余晚之的脸,故作镇定,“走吧。”

“唔。”余晚之看他一眼,目光似有深意,“你调教得好。”

这话沈让尘没敢接。

说澹风傻吧,他贴心地换了马车,说他机灵吧,他换了马车,还刻意换车夫不出现,即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做属下的要学会猜主子的心思,可要是猜错了,也难办。

车内点了灯。

沈让尘在不渡山清修惯了,素来不喜铺张,柔软的褥子上没铺官宦人家常用的琉璃席、象牙席之流,只铺了一层桃笙。

马车一大,两人的距离便隔得有些远。

当中桌案烛火摇晃,衬着他清冷的眉眼愈显柔和。

余晚之盯着那灯看了片刻,忽然倾身,再次吹灭了烛火。

类似的场景就在当夜不久之前,沈让尘顿时觉得喉间一紧,问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“不做什么。”余晚之倚着窗,“你不是不喜欢太亮,月下独有一番风景么?要不要再替你将帘子拉开赏个月?”

沈让尘顿时哭笑不得。

陡然想起先前在马车上,她灭灯之前说的那几句,和这几句如出一辙。

记得这样清楚,显然当时听进了心里,正不舒坦呢,先前给了他一个甜枣,此刻他药劲过了已然清醒,当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。

沈让尘还没思索出该怎么解释。

余晚之见他不说话,又道:“怎么?昭仁冤枉你了?这几句话难道不是你说的?”

沈让尘卡壳了一下,解释道:“当时是权宜之计,不熄灯就暴露了。”

她当然知道是为了引昭仁上钩的权宜之计,但心里不舒坦也是真的,他现在倒是舒坦了。

余晚之别开脸不搭理他,余光中看见他靠过来。

“生气了?”沈让尘问。

“不敢。”余晚之说:“贾公彦疏,妒忌,六也,我可不想落个善妒的名声。”

听这语气就是还在生气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捧女友做天后,有什么问题?

今晚吃烧烤

带着空间拐个男朋友

泽灵003

疯批反派:她拉仇恨有一手的

我家橘猫十二斤